http://www.cxonx.club

您的位置??主頁 > 網貸資訊 >

現金貸死灰復燃,花樣馬甲玩法多

“我去年真是白死了!”某現金貸公司老板孫偉一邊說著,一邊狠狠地把煙頭摁進了煙灰缸。


此前,孫偉擁有一家小型現金貸平臺,2017年4月份上線, 11月份時就做到月放款一個億;產品簡單粗暴,額度1000元,期限分7天和10天兩種,用戶借1000分別到手900及820。雖有高達30%左右的逾期率,孫偉仍賺到手軟。


然而,2017年11月21日,孫偉的好日子戛然而止。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出特急文件,要求各部門一律暫停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


2017年12月1日晚,《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正式下發。《通知》對“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用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的小額現金貸業務實行了一刀切,同時,劃定了36%的利率紅線。業界稱之為死亡通知書。


那一夜,對于所有的現金貸平臺都是不眠夜,他們要轉型、要調整、要連夜催收。無數平臺集合所有員工商量對策,上線添加場景后的新產品。


那一夜,所有的借貸論壇如卡農、我愛卡等一片歡騰,老哥們欣喜如過年,到處都是呼吁老哥不還錢的帖子,反正誰也不知道明天和平臺倒閉哪一個先來。


現金貸行業一夜入冬,所有平臺逾期率直線攀升,從30%暴增到60%-70%。


在將之前的利潤大幅回吐后,孫偉選擇了退出。“風險太大,一是監管層不讓干,二是錢放出去收不回來,入局早的還好,入局晚的褲子都給賠掉了。”


然而,讓孫偉懊惱的是,現金貸并沒有死,不但沒有死,還出現了諸多新玩法。


現金貸新玩法


新政之后,現金貸行業哀鴻遍野,眾多平臺選擇自我了斷,也有部分平臺選擇倔強的活下來。全天候科技發現,目前國內的現金貸平臺基本呈現如下三個發展方向。


降息合規加場景,轉型導流當貸超


新流財經曾對20家曾經的頭部現金貸平臺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有12家平臺繼續放款,但都在控制規模,7家平臺向To B的金融科技轉型,6家平臺出海謀出路,3家平臺轉型做貸超。

1.jpg


一家第三方大數據服務公司的商務總監崔永浩告訴全天候科技,“從數據調用量來看,大的現金貸平臺都在控量,放貸規模穩中略降,而且都只做合規產品,比如利率在36%以下,有消費場景等。”


另外,不少頭部平臺憑借之前積累的龐大用戶數據轉型為金融科技公司,做起了助貸業務,比如,現金白卡已經升級為“去哪借”,專門從事導流業務,類似一個線上貸款超市。


2.jpg

圖片來源:現金白卡官微及去哪借首頁


但現金白卡等頭部平臺的導流生意并不是從今年才開始的。根據行業人士稱,早在2017年下半年,現金白卡就開始在業內大肆倒賣流量。收費按CPA(8元/個)+2%*N*S的方式計算,新增一個注冊用戶收費8元,此后借款人每借一次,現金白卡會收取借款總額2%的費用,也即,如果一個客戶借款5次,每次借1000元,則收取費用為8+2%*1000*5=108元。為防止現金貸平臺扣量,現金白卡還要求雙方進行API對接,這個合作僅技術開發就需要要2周時間,因為條件過于苛刻,孫偉的現金貸平臺放棄了合作。


“高炮口子”橫行 


現金貸監管政策出來后,行業消停了一陣,但從2018年春節后又逐漸冒出很多新平臺,周息30%,借1000到手800老哥們都直呼良心,到手700的也很常見,堪稱高利貸中的戰斗機,業內人都親切地稱之為高炮口子。


寧波的王宇干的就是傳說中的高炮口子。他說,“高炮口子直接從貸款超市拿流量,風控形同虛設,催收也很佛系,賭的就是大數定律。盲放1000的件均,最多逾期一半,催收再要回一半,剩下的全壞賬也能爆賺。”


3.jpg


王宇認識的一個土豪老板,今年初才“上車” ,花30萬買了一套系統,搭了一支7-8人的草臺班子,催收全靠外包,投入1000萬元本金做到今天,據說已利滾利做到了1個億。老板買塊表就花700萬,還去了趟迪拜。


前段時間,阿里注冊了一個叫平頭哥的半導體公司,讓大家一夜之間對蜜獾的勇猛個性印象深刻。在那之后,王宇注意到,上述土豪老板的微信頭像變成了一只蜜獾,微信名也改了,現在叫“不要慫,就是干。”


可惜平頭哥爽直的個性不適應現在的監管,據說在一次浙江省的掃黑除惡行動中,這位平頭哥從迪拜回來后整個公司就被一網打盡了。


現金貸擦邊球 


李云飛是廣州一家現金貸平臺的老板,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仍覺膽戰心驚。“頭部平臺規模大,資金、導流成本低,轉成大額分期還可以勉強支撐,小額短期的現金貸根本不可能做到36%的紅線以下。”他說。李云飛這樣算了一筆賬:用戶借1000元,一年利息360元,平均每個月30元,平均到每周只有7.5元。“這連注冊成本都不夠,更別提風控、壞賬和運營等成本”,他說,“我們去年10月底感覺形勢不對,降低了放款量,到11月份就停了,算是躲過一劫。”


但2018年春節之后,李云飛很快就發現了現金貸新變種——“手機回租”。

4.jpg


圖片來源:一本財經圖片加工


一些現金貸平臺的產品,名字里通常都帶有“回租”、“回收”、“回購”,比如閃電回購、螞蟻回租、趣租租等,產品使用流程簡單,用戶只需幾步就可完成。具體來說,用戶下載其APP后,系統會自動識別手機型號,然后提醒用戶將手機賣給平臺;平臺會評估手機的回收價格,這個價格并不是手機真實的價值,而是用戶要申請的現金貸額度。用戶點擊申請后,提交身份信息、工作信息、運營商數據等,就可以靜待放款了。


這個過程中,手機的所有權雖然轉讓給了平臺,但手機自始至終都未離開用戶,又回租了回來了,完美繞過監管對現金貸利率、牌照、場景等的限制,因為這看起來并不是一個現金貸產品。


這套系統由一個叫“指維科技”的公司開發,李云飛看到后如獲至寶,立馬聯系對方,采購了這套系統。


在短暫的瘋狂后,手機回租模式已在今年5月被監管叫停。不過新的擦邊球玩法又很快出現,比如集現金貸和淘寶刷單為一體的分期商城,如今這一玩法正在進行。


5.jpg

至于分期商城的玩法,具體來說就是,借款人在分期商城注冊網上店鋪,比如茶葉店,注冊時,店主提交的資料跟在現金貸平臺借錢時提交的資料一樣,通過審核后,放款人會到茶葉店付款買茶葉,到期后退貨,借款人還錢,這樣,一個借貸流程就結束了。


甚至有人嫌假裝買賣茶葉比較麻煩,尤其不方便收砍頭息,就有人發明了在商城賣“電子導游卡“,價格通常在199元左右,放款人先買卡再支付(即放款),店主(即借款人)無需發貨,但拿到的貨款要償還,砍頭息就通過這張卡算計進去了 。


除了手機回租、分期商城,諸如游戲充值、手機分期、房租分期等現金貸馬甲也層出不窮,常換常新。


誰在給現金貸輸血?


現金貸“野火燒不盡”,背后是資方在為現金貸“輸血”。


2017年,趣店集團創始人羅敏在接受采訪時曾公開表示:“我們借出去的錢90%是別人的錢,其中40%是各家銀行的錢”。


這個說法將銀行在現金貸中的作用公之于眾。而除了銀行,各信托、消費金融公司、P2P平臺都可能成為現金貸背后的金主。


2017年12月1日,監管對現金貸行業下發“死亡通知書”后,金主們紛紛捂緊了錢貸子。


為何2018年現金貸行業又死灰復燃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是,金主又回來了。 


汪哲在一家為銀行提供服務的第三方數據公司擔任運營總監。據他了解,目前仍在給現金貸輸血的金主包含銀行、信托、集團公司、P2P平臺及各類土豪。


“去年雖有政策禁止銀行為非持牌現金貸機構輸血,但因為今年大環境及實體經濟不景氣,金主們錢沒有好的投資項目,加之金融監管趨嚴,出海也沒那么容易,錢放在手上還要支付成本,肯定還是要放出去”,他說,“相比之下,現金貸的收益還是很高的。因此,部分銀行會借道信托繼續為現金貸輸血,比如把現金貸項目包裝成理財產品,經由信托去銀行拿錢。”


相比銀行、信托,P2P的資金更容易流入現金貸,因為受到的限制相對少一些。


“春節后尤其是近幾個月,投到現金貸的錢越來越多了。很多P2P平臺的收益動輒10%以上,加上各種成本,年化要在20%左右才有利潤,除了現金貸,哪個行業有那么高的利潤?”現金貸老板李云飛說,他在經歷一段資金荒后,從一家P2P平臺籌到了資金。


例如,中國最大的車抵貸P2P微貸網的APP客戶端就在為旗下現金貸產品“多米貸”導流,而“多米貸”背后最終負責放款的是“撫州微貸網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6.jpg

圖片來源:微貸網APP


企查查信息顯示,撫州微貸網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由微貸網全資控股。

7.jpg

王宇做的“高炮口子”背后資金就來源于寧波的土豪。“土豪們覺得實業掙錢太慢,普遍喜歡錢生錢,最早是炒房,去年炒幣,折騰一圈下來,還是覺得投現金貸最靠譜。頭部現金貸平臺因監管和資金問題主動控制交易量,這反而成全了一批小現金貸平臺,他們每個月做1千萬-1個億的放款量,一個土豪的資金就夠了 ”,王宇說。


汪哲提到,今年現金貸拿錢的成本比去年有所升高。市場上還因此出現了一批資金掮客,他們游走在各種資方和現金貸平臺之間。“目前平臺到手的資金成本基本在14個點左右,最高可達到18個點”,汪哲稱,為了拿到錢,有些現金貸平臺還要去買保險、理財計劃或者找一個擔保方,確保可以還款,而且保證專款專用,資方才會給錢。


現金貸為什么不死


2017年底現金貸新政之后,更加嚴厲的細則尚未出臺。因此,不少現金貸平臺又趁機悄悄上線了,壯著膽子日漸猖獗。


細數現金貸相關的各項政策,目前對其影響較大的是催收相關的政策。


2017年12月,監管部門發布《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其中規定,“各類機構或委托第三方機構均不得通過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方式催收貸款。”


2018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等四部門聯合發布《關于依法嚴厲打擊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通告》。緊接著,全國范圍內掀起了掃黑除惡的專項行動。一些涉及黑惡勢力的催收再次受到打擊。


對此,現金貸平臺的反應大都是佛系催收,實在催不回來就算了,而是通過繼續加息,從能還的那批人身上把錢賺回來。


除了鉆政策的空子,支撐現金貸不死的還有源源不斷的老哥,以及他們旺盛的借款需求。


“借錢是會上癮的,跟吸毒一樣。有手機和身份證就能借錢,跟白撿差不多,老哥一旦形成這樣的習慣就很難改掉”,王宇提到,“去年現金貸逾期大爆發,一大批老哥上了征信黑名單,但真正能痛改前非的不多,絕大部分人在“新口子”(新借款平臺)出來又繼續墮落;還有些是新來的老哥。老哥生生不息,這市場就死不了。”


(應受訪者的要求,文中孫偉、汪哲、王宇、李云飛均為化名)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2B金融困局:小微企業貸難以為繼,供應鏈金融倒閉近半

下一篇: 曹輝寧:“區塊鏈+”并不適用所有場景

手游qq飞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