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xonx.club

您的位置??主頁 > 網貸資訊 >

19家銀行不良率攀升 7家花式掩蓋不良資產領罰

  隨著2018年年報陸續披露,各家上市銀行的資產質量情況浮出水面。


  目前,在35家上市銀行(含A股、H股)中,有19家銀行截至2018年末的不良貸款率同比有所抬升,其中有18家出現不良貸款率和不良貸款余額雙升的情況。僅有農業銀行、浦發銀行、招商銀行3家實現“雙降”。


  值得一提的是,監管部門支持銀行機構加大不良資產暴露的同時,也并未停止對掩蓋不良資產等行為的整治。4月以來,多家銀行因掩蓋不良資產被處罰。


  19家不良率攀升


  不良貸款率的大幅上升,一是受區域環境制約、信用體系不健全等因素影響,二是根據監管要求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貸款。


  從披露的上市銀行2018年年報來看,不少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同比上升。


  Wind數據顯示,在35家上市銀行(含A股、H股)中,有19家銀行截至2018年末的不良貸款率同比抬升,其中有18家出現不良貸款率和不良貸款余額雙升的情況。僅有農業銀行、浦發銀行、招商銀行3家實現“雙降”。


  據計算,截至2018年末,上述35家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共計1.33萬億元,平均不良貸款率為1.58%。


  在19家不良率同比上升的銀行中,有1家國有大行,郵儲銀行;5家股份行,分別是華夏銀行、中信銀行、民生銀行、平安銀行、浙商銀行;11家城商行,分別是天津銀行、甘肅銀行、鄭州銀行、中原銀行、江西銀行、九江銀行、哈爾濱銀行、盛京銀行、重慶銀行、長沙銀行以及貴陽銀行;以及2家農商行,九臺農商銀行和重慶農商銀行。


  而不良貸款率最高的前三名依次是鄭州銀行、中原銀行、甘肅銀行,同時這3家銀行的不良貸款率也是同比增幅最大的,分別增加了0.97個百分點、0.61個百分點、0.55個百分點。


  鄭州銀行表示,不良貸款率的大幅上升,一是受區域環境制約、信用體系不健全等因素影響,二是根據監管要求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貸款。


  中原銀行也在年報中表示,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計入不良貸款導致不良貸款率上升。


  除了因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外,經濟下行影響企業外部經營環境,使企業還款能力減弱也是不良貸款率上漲的另一大原因。


  年報數據顯示,九江銀行、江西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率在2018年均出現“雙升”。九江銀行在年報中表示,受外部經營環境變化、經濟增長放緩及中小企業經營困難等因素影響,該行不良貸款面臨上升壓力。


  此外,筆者注意到,鄭州銀行和中原銀行均為總部位于河南省鄭州市的銀行,而九江銀行和江西銀行均為江西省內的銀行。


  對于不良率高企是否跟所處地區有直接關系,一位業內分析人士指出,外部環境肯定會受地域的影響,這也是近年來一直積累的一個問題。另外,跟各家銀行的自身風控等也有很大關系。


  掩蓋不良被重罰


  借新還舊、不良出表是違規方式,不良重組里也有可能運用違規手段,還有違反五級分類規定等方式來掩蓋不良資產等手段。


  一方面,監管層鼓勵銀行通過合理方式加大處置不良資產、支持銀行加大不良資產暴露;另一方面,監管也并未停止對掩蓋不良資產等行為的整治。


  4月以來,針對銀行掩蓋真實資產質量或掩蓋不良資產等問題,監管部門頻發罰單。據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18日,銀保監會網站4月份共披露14則相關行政處罰決定,共對7家銀行、5位相關責任人合計處以罰款532萬元。


  而7家銀行中,包含股份行、農商行、村鎮銀行、國有大行等,農商行成為“重災區”。


  4月15日,河南義馬農商行因違規核銷不良貸款被河南銀保監局三門峽分局罰款25萬元;4月12日,盛京銀行天津分行因掩蓋不良資產被處以罰款50萬元,該行1名相關責任人被罰款5萬元;同樣在4月12日,天津農商行因掩蓋真實資產質量等違規行為,被天津銀保監局處以罰款80萬元;4月4日,黑龍江五常農商行因置換不良貸款到表外科目等行為,被黑龍江銀保監局罰款50萬元。


  股份行方面,4月16日,中國民生銀行被大連銀保監局開出兩張罰單,分別處以罰款100萬元,兩張罰單中包含了同一項違規案由,即“以貸收貸,掩蓋資產真實質量”,該行1名相關責任人被給予警告處分。


  國有大行也在列。4月8日,貴州銀保監局一連披露4則行政處罰信息,均涉及掩蓋資產質量真實性、違法違規發放貸款掩蓋不良等行為,其中工商銀行貴陽分行因“審查審批不合規、掩蓋資產質量真實性”被處以罰款50萬元。


  此外,息烽包商黔隆村鎮銀行的三名責任人因對該行“違法違規發放貸款掩蓋不良行為”分別應負“管理失職責任”、“管理不力責任”、“最終領導責任”而被分別處以罰款7萬元、5萬元、10萬元。其中,一名責任人被取消兩年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還有一名責任人被取消三年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


  上述業內分析人士表示,一般商業銀行掩蓋不良的方式有所謂的債權重組,也有借新還舊、不良出表等。其中,借新還舊、不良出表是違規方式,不良重組里也有可能運用違規手段,還有違反五級分類規定等方式來掩蓋不良資產等手段。


  “對于銀行業金融機構轉讓信貸資產,應當遵守潔凈轉讓原則,即實現資產的真實轉讓、風險的真實轉移。”該人士進一步表示。


  2019年有望好轉


  2019年信用風險比2018年明顯下降,經濟內外部風險也得到一定程度的釋放,除非不可預期因素出現,2019年銀行業不良貸款率應比2018年略有下降。


  根據銀保監會披露的數據,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03萬億元,較上季末減少68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83%,較上季末下降0.04個百分點。


  華泰證券分析師沈娟在研報中指出,2018 年以來不良貸款比率處于改善區間,撥備覆蓋率持續提升,風險抵御能力充足。在監管鼓勵加強確認的影響下,2018年第四季度不良貸款生成率有所抬升,但總體處于可控區間。并且上市銀行逾期 90 天以上貸款已基本納入不良貸款,資產質量隱性包袱大為減輕,信貸成本壓力緩和。


  今年2月下旬,國新辦舉行堅決打好防范金融風險攻堅戰新聞發布會,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提到,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既要打好攻堅戰,同時也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王兆星強調,下一階段要繼續加大力度處置銀行機構的不良資產,同時要控制新的不良貸款增長。


  “在經濟下行過程當中,不良貸款增長的壓力較大,既要化解存量不良貸款,還要有效化解增量不良貸款。”王兆星稱。


  對于2019年不良貸款將呈現的情況,西南證券金融組首席分析師劉嘉瑋表示,近年來,不良貸款率持續走低,雖然過程中有所反復但大趨勢沒有變化。2018年在信用風險大面積暴露,以及界定不良標準趨于嚴格的背景下,部分銀行的不良率有所抬升。


  在劉嘉瑋看來,2019年信用風險比2018年明顯下降,經濟內外部風險也得到一定程度的釋放,除非不可預期因素出現,2019年銀行業不良貸款率應比2018年略有下降。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多家P2P平臺啟動增資 主動向備案合規靠攏

下一篇: 移動支付決戰“三四線” 支付寶、微信各有優勢

手游qq飞车